Mark

我们要去美国。

KFC的快乐儿童套餐

工作以后人的思维就变成筒状的了,并且基本是一边进一边出的状态。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从早七点到晚七点不用午休小憩什么的依然处于清醒状态,并且是连续几周。Department里面除了老板以外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可能是老天看我四年在寺庙里待久了特地安排了一个全是女人的team,from one extreme to another),并且老板通常是游离的状态。中午吃饭的时间是team里的女人们最开心的时刻,年轻点的讨论买衣服刚结婚的讨论去哪儿哪儿度假再大点的就讨论养孩子。而我就是听故事。

某次中午席间有人讨论给孩子吃东西,不记得具体叽叽喳喳的内容了。只是突然回忆起小时候扬州电视台KFC快乐儿童餐的广告,其实多半是记得套餐里送的玩具,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小火车外加一串黄色的轨道,应该是98年世界杯那会儿出的。小学时候对二十三块半套餐价格没啥概念,只晓得东西好像正好够吃,并且还可以正好多出我不喜欢的一小碗土豆泥。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每个去吃快乐儿童餐的周六晚爸爸妈妈的晚餐都是我那碗吃不下的土豆泥。

前两天刷网易,有篇新闻说李嘉诚正有计划收购曼彻斯特的机场。再track back到之前的新闻,发现老李真的快把整个大不列颠能收购的都收购了。当热血的港人们还在为political rights抗争的时候,老李却已经开始为跑路收拾铺盖做准备了。“闷声大发财”终究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好久好久之前,梁朝伟还是一张白白嫩嫩的脸,在电影说自己的理想就是做李嘉诚,二三十年过去了,梁朝伟的理想依旧遥不可及,可李嘉诚却依旧还是当年的那个李嘉诚。如果双手不能投票那就用双脚吧,脚踏实地永远都比耍嘴皮来得实在。

堂姐以前和我说,那些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轻的时候“有目标、有毅力、肯吃苦、不放弃”。很久以前看过央视采访李嘉诚的一部纪录片,片中老李叙述自己当年刚去香港,在塑料花厂做工。一天劳顿以后所有工人回宿舍都是倒头就睡,只有他一个人挤出休息的时间念书。“你看见别人每天都保持原状,自己的学问却在每天进步。”以前觉得老李这么讲也没什么难的,真正到自己也工作了才发现除了每天完成routing的工作以外,坚持不懈地“每天进步一点点”是多么的难。人都喜欢怨念自己生不逢时,却太少有人去坚信自己可以用双手创造出“最好的时代”,此时此刻的我也一样。Still have a long long journey to go。

只是想外加一句,送给NUS,谢谢你给我的这五彩斑斓的一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