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二十四

一个月后的今天就可以在扬州了,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总以为住的地方就可以叫做家,直到每一次和爸妈电话一次次被更正,这种租住的地方叫宿舍。话说回来,如果真可以有一个公平正义的强大祖国,有谁愿意这样漂洋过海背井离乡。

在这里你的每一滴汗水都会有回报,喜欢新加坡的最大的理由,也是唯一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