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七月

这其实是篇自从2016年七月就躺在草稿箱的一篇文章,没想到,一躺就是三年。在没有四季变换的地方,时间会在你不经意间偷偷溜走,完全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因为周围的一切每一天都是一样的。

发现想不出更好的标题,上一次用这个标题是六年前。其实我想定个规矩,至少每个月可以来这里写点东西。这样不用年关岁末的时候,苦思冥想这一年又是怎样稀里糊涂地过去的。

信息
移动互联网科技日新月异的前进速度,对,几乎是每一天都会有不一样的新鲜事物从互联网科技诞生出来。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大脑的接收速度。单单是那些SNS based的Apps就已经可以让大脑超负荷运作了。然后有太多真真假假的信息要去comprehend,然后你会发现在一个开放或者半开放的环境中人多力量大是个真理,虽然你可以继续坚信真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渐渐又开始嗅到了几十年前的味道。
用了一个多钟头时间,把微博微信清理和整理了一下,希望这些App重新恢复到单纯和人connect的作用上来,并且和只是和有意义的人。
早起早睡,每天坚持运动,保持身心和身体的健康。多听不同的声音,少说话多做事。

语文
念书的时候,总觉得语文课是最没有用处的。原因之一是有最头痛的作文课。现在慢慢发现,语文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一门课。并且事实上在国内的环境中,语文课本内容暗地里背负了很多本该出现在哲学课里的东西。唯一可惜的是,语文老师都在教语文。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这些年一直too simple, too naive地以为当年的王安石是爬山爬累了。

跑步
最近一个多月,都是下班一到家就去楼下的操场跑步,skip dinner。带着一点点饥饿感跑步的感觉很好。操场就在一片绿树成荫的山脚下,叫Bukit Gombak(Bukit是马来语山的意思)。每每跑到山下的那一个100米直道,总可以嗅到森林里散发出的夹杂着负离子的氧气的味道。
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在一起绕着操场跑,大概是用我跑400米的速度,连续跑一个多钟头。很多次偶尔会尝试着跟着他们后面跑,多则两圈少则四分之三圈就跟不上了。不得不服输,是老了。
我在想,如果十年甚至二十年前的今天我就开始这样奔跑,或者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多跑那么一点点,现在会跑到哪儿了?好在,我还在跑。希望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满地都是overnight successes的时代,自己再多一点耐心,再多一点冷静,再多一点坚持。

水木年华
在朋友家又听到当年很熟悉的声音唱“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以前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只是觉得这样好听的歌词是忽悠妹子用的,现在才知道是真的。

 

 

 

 

春风又绿江南岸

通常,五月是新加坡最闷热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时间点南北半球都不怎么冷或者热,导致气流和洋流都不活跃的原因。而今年的闷热格外强烈。

前几周,是朋友圈一年一度赏春大会的时候。桃红柳绿,泛蓝的天,还有那种江南春天特有的阳光。每当此时,特别能理解“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里的王安石。

最近和好几个之前失联很久的初高中同学又重新connect上了,自毕业以后从来没联系过那种,转眼都已为人父。微信上聊几句之后立马就感觉到了reconnected,那种可以很顺畅连接的感觉,真的久违了。很期待未来回国以后再次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去旅行,或许第一站就去稻城亚丁。

自从老婆拿到上海和香港的两个教职的Offer,选了上海之后,我们就开始憧憬国内的生活了。尽管也耳闻到了很多不容易,不过我们还是都坚信,在近乎错过了过去十年国内的日新月异发展之后,it’s time to 止损 and move on。一个全民都在为生活努力打拼并且拥有全世界最大共同市场的地方,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规模的共同市场,还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巨大人口规模,明天一定会越来越好。还有更重要的是,对我们而言,touchdown的感觉。

最近还“立”下了个好习惯,不在卧室和洗手间用手机,希望可以继续坚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