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terday You Said Tomorrow

2013
12年初的时候,想给11年写个总结,比如青海湖边的日出,或者维多利亚港的风。结果一直拖着。到12年岁末,看了那部没头没尾的The Hobbit,片尾说到13年12月才会出下一部,当时真想说艹。结果2014了。我想如果今晚不写点什么,明年的此时此刻依旧不会记得写。“不晓得自己要去哪儿,所以哪儿也没去。”这就是我的2013。

资源
人类的社会属性本质就是资源的交换,这里的资源可以是有形的金钱、土地、生活物资,也可以是无形的时间、情感、知识等。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的让自己手中有形无形的资源变多,并且不断地用资源换资源,如此循环,就如投资一样。不过这里有两个资源是特殊的,一是时间,二是情感。时间的特殊在于它的绝对稀缺,所以可以算是我们手中最最最珍贵的资源,用它几乎可以换来我们想要拥有的一切。而自己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fully utilize时间,说直白了,所有你idle的状态都是在烧钱。每时每刻使用自己时间的时候都应该要考虑它的投资回报。希望站在13年的尾巴上意识到以上并不算太晚,还有4年就30了。我必须加速地奔跑。

回报
总会觉得命运对自己有点不公,或者对自己总是过于苛刻。其实是对自己仅有的那点付出给予了太多了期望,并且总是期待幸运女神可以favor自己,哪怕就一次。想来,我们每时每刻,每一点滴的付出并不是为了立马换取或者得到什么,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的未来有更多的可能。尽管在这个小岛上时常会觉得孤独,觉得疲惫,甚至很多时候会desperate,但至少说明自己并不满足着,期待着生活可以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不晓得这种不知足的状态还能持续多久,所以请珍惜它,努力让它成为日后躺在藤椅上时,可以回忆的那段“最好的时光”。

明年今日
以前写完一段东西的时候,总会想明年的此时此刻自己会在哪儿。现在终于明白,即使未来有再多的不确定也不用问这个问题。因为你想去哪儿,你就能到哪儿。

 

七月

一直期待着会有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可却从来没有真正为了奇迹去努力过,所以也只是总是理所当然地"期待"奇迹发生,而不是发自内心地"坚信"。因为没有底气。

前几天偶然的机会去和Director meeting, 除了和其他人一起被骂what is the value added from your team以外,唯一记得的就是everything you are presenting has to be the language of the audience, it has to be the language of the audience.

Team里有个姐姐要走了,28,新加坡客家人,卖了所有家当和从重庆大山里出来的老公一起去加拿大重新念本科,"三年前我和男朋友认识的时候就决定要攒钱去加拿大了,不喜欢新加坡没有生活的生活。"突然感觉有点像出埃及记一样。人类社会的进步不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把对现实的不满足转化成行动积累出来的么。

Was not a fighter and Never really fought before, but this time I am going to fight for the miracle and miracles.

此时此刻douban fm里放的刚好是when you believe, 晚安。

长这么大第一次睡到十一点起床,第一次一天只吃一顿饭,然后算是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坐在电脑前面一整天吃喝拉撒然后下楼吃饭都省了。

从来没想过加班加到身体会成为constraints,每次打开邮箱发现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老板可以在1215am回邮件然后0615am继续跳出来追债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没有底气了,从心底里佩服新加坡人的拼命,对工作发自内心的执着,尽管我觉得这种执着已经是近乎偏执了。

第一次被老板push,虽然老板已经刻意地make it as a casual conversation,当听到老板把“你做的还不够好“通过”you still have much more potential to be better“的时候,算是真的体验到别人说的”在这里能做老板的都不是混的“。

之前觉得一个人久了照着自己的schedule做事情,习惯了孤单,突然两个人反倒不习惯了。然后现在又突然得自己临时在家闷着却又浑身不自在了,看来犯贱这种东西是人的天性。

总是觉得三十岁还是很遥远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所以也习惯性地觉得人生的路还长着。刚刚意识到自己已经二十五了,真的是Realized it JUST NOW,也许是因为这两三年过得太快,或许到三十岁的时候依然会发出类似或是更强烈的感慨,希望到那个时候也可以一样地告诉自己说对得起曾经遇见过的人,还有自己过去的这些年。

三月二十四

一个月后的今天就可以在扬州了,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总以为住的地方就可以叫做家,直到每一次和爸妈电话一次次被更正,这种租住的地方叫宿舍。话说回来,如果真可以有一个公平正义的强大祖国,有谁愿意这样漂洋过海背井离乡。

在这里你的每一滴汗水都会有回报,喜欢新加坡的最大的理由,也是唯一的慰藉。

Refund of accommodation fee

20121123-222840.jpg

Refund of accommodation fee from NUS. Surprised.

How I wish I could go back to the simple school life, either year one in high school or master’s time in NUS.

Still dun know how to install sougou pinyin to the phone, iPhone is not that user friendly as I thought, cannot download whatever u want!!! Probably it can partially explain why Samsung can fight against apple and even be better in market.

Wo ye really hao Xiang hui jia to take a bath in public baths with baba.

KFC的快乐儿童套餐

工作以后人的思维就变成筒状的了,并且基本是一边进一边出的状态。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从早七点到晚七点不用午休小憩什么的依然处于清醒状态,并且是连续几周。Department里面除了老板以外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可能是老天看我四年在寺庙里待久了特地安排了一个全是女人的team,from one extreme to another),并且老板通常是游离的状态。中午吃饭的时间是team里的女人们最开心的时刻,年轻点的讨论买衣服刚结婚的讨论去哪儿哪儿度假再大点的就讨论养孩子。而我就是听故事。

某次中午席间有人讨论给孩子吃东西,不记得具体叽叽喳喳的内容了。只是突然回忆起小时候扬州电视台KFC快乐儿童餐的广告,其实多半是记得套餐里送的玩具,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小火车外加一串黄色的轨道,应该是98年世界杯那会儿出的。小学时候对二十三块半套餐价格没啥概念,只晓得东西好像正好够吃,并且还可以正好多出我不喜欢的一小碗土豆泥。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每个去吃快乐儿童餐的周六晚爸爸妈妈的晚餐都是我那碗吃不下的土豆泥。

前两天刷网易,有篇新闻说李嘉诚正有计划收购曼彻斯特的机场。再track back到之前的新闻,发现老李真的快把整个大不列颠能收购的都收购了。当热血的港人们还在为political rights抗争的时候,老李却已经开始为跑路收拾铺盖做准备了。“闷声大发财”终究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好久好久之前,梁朝伟还是一张白白嫩嫩的脸,在电影说自己的理想就是做李嘉诚,二三十年过去了,梁朝伟的理想依旧遥不可及,可李嘉诚却依旧还是当年的那个李嘉诚。如果双手不能投票那就用双脚吧,脚踏实地永远都比耍嘴皮来得实在。

堂姐以前和我说,那些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轻的时候“有目标、有毅力、肯吃苦、不放弃”。很久以前看过央视采访李嘉诚的一部纪录片,片中老李叙述自己当年刚去香港,在塑料花厂做工。一天劳顿以后所有工人回宿舍都是倒头就睡,只有他一个人挤出休息的时间念书。“你看见别人每天都保持原状,自己的学问却在每天进步。”以前觉得老李这么讲也没什么难的,真正到自己也工作了才发现除了每天完成routing的工作以外,坚持不懈地“每天进步一点点”是多么的难。人都喜欢怨念自己生不逢时,却太少有人去坚信自己可以用双手创造出“最好的时代”,此时此刻的我也一样。Still have a long long journey to go。

只是想外加一句,送给NUS,谢谢你给我的这五彩斑斓的一年半。

本应该是五月十九

一周多前就想记下来的东西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一直没能安下心坐下来写,其实每天也没有在忙什么事。人有时候真须要每天都留给自己一点时间完完全全与外界隔开和自己对话。上周六,五月十九,不晓得是不是自己最后一次去酒店打工。在大早六点多起床连续站了十四个多小时后和经理说能不能提前下班,原本应该至少三个人在干的活被一个人扛着,申请无果,最后不服气地和经理说自己会干满到十点as confirmed before。’You are such a soldier’经理自言自语让我差点飙泪,可还是没有挤出半点泪水了。上一次流泪不晓得已经是多少年前。

类似第一句所言,本应该是一月份写的2011年总结,被活生生地拖到五月还没写出一撇。才发现2012都已经过了快半年。水瓶的话最近几年也是运势有点低迷,明年后半年就会迅速明朗了。11年底让别人算的运势终于快完完全全揭开谜底了。虽然这种东西多数时候只是给人心理上的慰藉或者暗示,但很多时候人需要的真的就是那么一点点心理上的慰藉。

我也想早点settle down,好买机票回家陪奶奶逛扬大。

来一张彩照平衡一下全篇的色调。总结一下,炒饭要好吃的几个要点:1. 油要多;2.米饭要干;3.配料一定要有肉类,鸡牛羊猪都行;4.蒜或者葱至少要有一;5.用胡萝卜调色。

四月十八日

就是突然发现“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追赶也挽回不了荒废了的四年。”虽然已经对论述这种大道理没了兴趣,可是不得不再一次承认:人生真的是一串长长的积分运算rather than加加减减。在某一个或者某一段时间上没有完成的积分日后再多再多的努力也无法去弥补了。虽然还是想再一次吐槽为啥去了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确实是连鸟都没一只的地方)念了苦逼的engineering,可毕竟再怎么被怂恿再怎么被误导再怎么被忽悠,分数是自己考的志愿是自己填的通知书来也是自己屁颠屁颠去取的。没啥好怨念。

像往常一样,晚上跑完步躺在跑道上。不晓得是今天跑得太晚还是操场上的灯提前关了,头顶不再是扑满了飞蛾的大探照灯,取而代之的是满天的星星,在赤道确实看不到北斗七星。原来,黑暗不仅仅可以让你更清醒地了解自己,也可以让你在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之后看到洒满星星的夜空是多么的美丽。

别人的新留言无意中让我看到差不多一年多前的自己,现在倒还真蛮喜欢这张照片了。当时其实还算乐观,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走的这条路会这么的艰难,无论如何,希望自己即使在认清现实的残酷以后也一样可以重新找回并且拥有去年今日无知而无畏的勇气。